归零

瓶邪 黑花 不逆不拆。大爱铁三角,敬佩潘爷!新浪微博ID贵族梧桐

开宝同人文《我以为你不会爱我》系列衍生段子(cp小心超人x花心超人)

这是我以前在贴吧(小心花心吧,小心超人吧,花心超人吧,开心超人吧,开心超人小花吧等都开得有此文,文名都相同),用账号“帝夜罗刹”开的文楼“我以为你不会爱我”,现在搬到这里。后续还有短篇及段子会陆续搬完的。

这是前文:(评论也会放链接,如果手机打不开就去评论的链接,以及后续链接也会陆续发在评论里)
http://2546817421.lofter.com/post/1f02c902_ee7bedc3

衍生系列段子(此为后续1):
1
“如果我死了,你会为我哭吗?”
小心看着花心,没有回答他。
窗外乌云似要席卷整个天空,有沉闷的雷声穿过厚重的云层,绽放在天际,连同一条条紫色的闪电。
战争爆发了。
而那句话似乎一语成谶。
小心超人把花心超人抱在怀里,怀里的人已经不会再对他笑了,不会再故意和他作对了,那人胸前一个硕大的洞,凌乱的断裂的电线纠缠在一起。
其实小心一直没说,他很喜欢他笑起来的样子,让人很想捏一把;他也没说,在他死的那一刻,他的心就和他一起去了。
“呐,地狱很冷吧,放心我会让他们为你陪葬的。”
开心:你们两个没节操的够了!不就打个游戏吗?!小心超人你真的把敌人全干掉了!!!
2
花心:“你说我们的孩子姓什么?”
小心:“姓小。”
花心:“为什么不可以和我姓!”
小心一把搂住花心的腰,说:“因为孩子要和爸爸姓啊。”
宅博士弱弱地说:“好歹我也是你们共同的家长啊,就没人考虑孩子姓宅吗?”
甜心:考虑什么啊!买只仓鼠而已!博士你居然还和他们一起瞎搅和!
3【这个是突然想到了以前看到的一个类似的腐段子,得到的灵感】
某天小心和花心游戏对战,花心输了。
小心:“胜者为王,败者暖床。”说完,扑倒花心。
花心:“嗯?唔唔······”

来个脑洞:
还记得开宝第二部小心叛变上的开头,小心帮花心挡了导弹吧?
以下脑洞:
当小心在街上走的时候,突然看见有一枚导弹直直地飞向花心超人,于是他快速地向花心跑去,并推开他为他挡了导弹。
在推开花心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有无数个念头涌了上来——我帮了他。他要怎么报答。嗯,干脆以后做我媳妇好了。(这个最重要!)

后来无意中小心告诉了花心那时他的想法,于是,花心问他,“要是当时换成是我救了你呢?”

小心笑着将他揽进怀里,“那我只好‘以身相许’了。”说完,将花心压在身下。
花心:“喂,你又要来······嗯唔唔······”

脑洞:
1.古灵星“萌军敢死队”那集:
花心:“虽然你们很可爱,但我还是更相信自己的同伴。”
小心:“花(老)心(婆)······【内心:还是我媳妇最可爱了】
花心:”小(老)心(公)······【内心:老公这个样子好萌啊】
众【摔剧本】:“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含情脉脉!这戏还演不演了!”

2.“水枪大作战”那集,最后小心和花心的对决:
花心:“动手吧。”
小心(意味深长地):“好吧。”
花心:“嗯?唔唔······”

3.开宝第七季关于小心超人猫毛过敏那集,有一段是伽罗扶着小心超人走的,于是有了以下脑洞,在他们走的路途中:
小心;“花心呢?”
伽罗:“还在床上。”
小心(若有所思):“看来我昨晚太过了······”
伽罗:“······”
【而且刚好哪一集我没看见花心】

献丑了,这是我自己写的:
我一生只为等待你
至河流、山川、云霞
玲珑的鸟儿是我放飞
爱意与思念是否到达
你会为我穿过潮湿的人流阴暗的丛林
小小的喜悦原来只是自以为是的矜持
在这一刻我望着你泪如雨下
花环和露水
那是我亲自编织
王冠镶嵌着珍珠是否比它们更珍贵
你说不是我相信
道路上盛开的彩虹
是你沿途为我撒下
【其实这个的重点是2、4、6、8、10、12行的第一个字连起来:至爱小花,小花王道】

段子:
花心(嘴里含着一大团棉花糖):“小心,我要@##¥%……”
小心:“什么?”
花心:“我要吃你。”
小心(挑眉):“你再说一遍,你要吃什么?”
花心:“吃你啊,怎么了?”
小心(危险的眼神):“看来你需要好好教育教育了。”
“什么······小心你干嘛······慢点···痛···嗯唔唔······”

其实花心说的一直都是“吃梨”,只不过因为嘴里含着棉花糖,所以吐词不清楚。不过为此,七次神马的,嗯······

段子:
1.某天,甜心从小心花心的房间外路过,看见花心依偎在小心的怀里,坐在床上,双眼红肿,双颊似有泪痕。
“唉,乖。”小心紧了紧怀里的人,却还是有泪水从花心的眼中逃逸出来。
甜心内心:“怎么了?家暴了??不可能吧!”
甜心正想着,只听花心说:“呜呜呜~都叫你不要那么多次了,痛!”
小心:“那好吧,今晚少一次。”
花心【把头埋进小心怀里】:“呜呜呜~~~”

甜心【捂脸】:“让我缓缓。”

2.小心:“花心,我要吃你。”
花心递给他一个梨子,说,“梨?”
小心:“······是吃你。”【内心:媳妇,你是装的还是真的?】
花心:“不还是梨吗?”
小心【生气】:“你!”扑倒。
花心:“嗯唔唔······”
不负责任的作者:花心,自求多福吧。【哼,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有时我写段子,都会因为脑补画面而面红耳赤】

段子:
宅博士:“你们五个超人怎么都考零分?!”
甜心:“博士,你拿的都是你以前的零分试卷。”
“啊,这个。”宅博士赶忙将卷子收进口袋,一副镇静的样子,说,“总之,我已经决定了给你们请、家、教!”
“什么?不要啊!”

第二天,家教老师来了。
“为什么我也要听课!!!”——某伽。

“好了,同学们,我就是你们的家庭教师,姓名什么的作者说她造不出来,于是就这样好了······”边说着边拿出一本册子,那里面记载着他今天所教学生的名字以及照片。
“咳咳,请翻开课本······哎哎,开心同学请不要拿出西瓜,伽罗同学你把你的手变回来···咦,你怎么还把西瓜给切开了?粗心同学、甜心同学你们怎么吃上了呢!宅博士,为什么连你都在吃西瓜!!!”
家庭教师筋疲力尽,这时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小心同学你怎么摸花心同学的腰啊!花心同学你怎么也不反抗一下?”
花心一脸郁(xiu)闷(se)地将头埋进小心的怀里:“反抗不了啊······”
小心一记“我的人我想怎么摸就怎么摸”的眼刀扫过,正中红心(家教)
家教内心:“呜呜呜~~这个人气场好强大,妈妈~~~”

这三个段子是连一起的
1.人不复
“喂,我们去吃东西吧!"少年逆光站着,红色的发梢染上夕阳的余晖,被风微微拂动。
“好啊!”拥有雀斑的可爱少年代替其他人一起作答,而其他人笑而不语地享受着这傍晚的凉风。
身后是繁华长街,喧嚣不绝于耳。
彼时年华正好,岁月无双。
“喂,我们去吃东西吧!”少年笑着说,一阵冷风携着不知名的呜呜声回答了他。
少年仍保持着笑容,仿佛在等待朋友们的回答。
忽的落了泪。
面前是一座一座的坟墓,狂风在耳边咆哮。
此时韶华不停,人不复。
2.童话
三年前。
“最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宅博士合上童话集起身对房间里的五个超人说,“好了,现在你们该睡了吧!”
“博士,那王子和公主后来怎么样了?”开心超人含着棒棒糖问。
“这……”
“博士,皇宫的厨师厨艺好不好啊?”
“甜心超人,这……”
“为什么公主总是和王子在一起?”花心。
“我也不知道啊!”
“还有……我忘了我要说什么了,哈哈哈哈~~”
小心超人一如既往地沉默着:“……”
所以说,他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为什么今生要派这么一群熊孩子来折磨他!欲哭无泪的宅博士在心里默默地进行着问天仪式。
三年后。
“我要讲故事了,快坐好!这次不许再问乱七八糟的问题了!”宅博士略带严肃地说着,然后念着手里捧着的童话集,一个个完美结局的童话在空无他人的房间里消散,最后只剩下了哽咽的声音。
“呐,故事讲完了,你们要睡了!”宅博士擦干泪迹,笑着对面前的空气说。
——“我一直都没有告诉过你们,童话其实是这世界上最悲伤的故事。”
后记:星星球历3250年三月,五超人为保护宅博士和星星球能量耗尽,机械石报废。自此宅博士出现幻觉,他总说超人们都还在,曾经还在。
可是,曾经是永远都不可能回来的。
3.结尾
谁也不会料到星星球最后会灭亡;
也不会料到卧底就藏在他们身边。
曾经信誓旦旦的守护禁不起命运的游戏,
正义在一瞬间划破,
划破自以为是的平安。
“甜心超人,你在看什么呀?”开心超人拿起甜心超人捧着的一本书,说:“咦?里面提到星星球了。灭亡?谁写的”
“我不知道,”甜心超人打折哈欠,“上次到书店随便买的……呀!我的南瓜汤!糊了!”甜心超人立马起身跑向厨房。
“其实,糊不糊不都一样。”
“花心超人,别以为我听不到!”
“呵呵……那啥,小(老)心(公)今天天气真好啊!”
“恩。”
“你今天终于说话了?!”
“……”
“对了,我的炸弹呢?”粗心超人从外面走进,“哦!我放在宅家屋顶了!”
“什么!!!”
于是宅家众人度过了一个星星陪伴的夜晚。
“粗心超人,下次不许乱埋炸弹了!”
“呜呜呜~~~”

段子:
1.又某天,小心花心房间内的空调坏了【空调君:别问我,作者一句话我说坏就坏了】而宅家外面却是一片白雪茫茫,犹如鬼啸的冬风听得人心惊胆战。
花心抱紧身旁的唯一热源(小心):“冷~~~”说着还更加往他怀里蹭了蹭。
“那我们做些运动就不冷了。”
“不······嗯唔唔······”
作者:花心,你逃不掉的。

2.某天【众:怎么这么多个某天!】粗心把厕所的水龙头改成了全方位扫射3600无死角的水龙头【感觉好像有点怪怪的?】
当花心去洗手时,不幸被水喷了个透心凉【齐分享?】,身上全湿了。只好回房换衣服。
在他进门的一刹那,甜心正好走出来看到了,于是隔着门问,“花心超人你怎么了?吃饭了。”
花心:“你先去吧, 我湿身了【“身上全湿了”的简称,话说花心你为什么要说简称呢? 花心:我怎么知道!还不是你让我说的!】
甜心:“哦······啊!失身!”
小心正好经过,对甜心说,“你都知道了。”
花心:“不要提昨晚的伤心事!”
甜心捂着脸拼命摇头:“我什么都没听到!什么都没想!”

脑补开宝9有一集小小怪偷东西,看到花心有润滑油:
花心在自己的东西里看到了润滑油,心生奇怪,便问这是谁放的?粗心突然想起之前小心拿着一瓶东西偷偷进过房间,刚想说应该是小心放的,瞥到小心的眼神就不敢说了。
等小心走后,粗心带着同情的目光望着花心。
花心:“你怎么了?”
粗心:“没什么,保重吧。”
“什么呀?”花心莫名其妙。

当晚。
花心:“小心你,你干嘛?不要···唔唔······”
啊!又一个美好的夜晚!

被蚊子咬:
1.某天,甜心指着花心脖子上一片密密麻麻的红点问这是什么?
花心愤愤地说这是蚊子咬的!
这时,小心幽幽地说了一句“我是蚊子。”
甜心捂脸:“你们够了。。。”【内心:2333333 】

2.“最近我们宅家好像有蚊子。”
“嗯,每天都看见花心一脖子的红点!肯定很痒!”
“可是。。。。。。现在是冬天啊?”
窗外狂风大作,宅家突然一片寂静。
“。。。。。。”
“我们,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应该知道的。”

还是脑洞:
当初小心第一次吃甜心的食物就吐了三天。
当他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看见他面前放着一杯热水,看了一眼旁边正准备走的花心。
花心脸红:“你、你快喝了吧!”说完,转身就逃。
小心端起杯子,嘴角微微翘起一个弧度。
如果问后来为什么爱,这或许便是最初。
#论花心的人妻属性#

脑补:开宝9有一集宅博士把一只怪兽当宠物,并且不要超人们跟着【因为他们总说那是怪兽,而宅博士不认同】后来花心趁博士博时不注意在他的身上放了跟踪器。也因此在后来得知博士有危险,五超人便赶去救。宅博士得知花心怕他有危险放了跟踪器,激动地抱住他,其他人都很高兴的笑【因为博士没事了】,唯独小心闭着眼面瘫,不过居然脸红了——是不是因为你曾在花心身上也放过跟踪仪?【小心是侧站着,只能看到侧脸,而其他三个是正着的】
段子:
1.某天,宅家人被宅博士硬拉着去某个综艺节目的现场观看,据说桃子姐姐会作为特邀嘉宾来到现场。而且又因为这个节目门票要三人以上团购才行,宅博士索性就把全家拉来了。
没想到,桃子姐姐只是参加了一个现身不过三分钟的游戏,还是视频参加!
桃粉【桃子姐姐粉丝】深感受骗,纷纷退票,唯独宅博士双眼冒发爱心泡泡,闪瞎宅家一众。
花心:“小心,我们回去吧,我想睡觉。”
“好。”小心抱起花心,瞬移回了家。【这对男男再次闪瞎宅家一众】
“我不是这个意思,快放我下来!”
“好吧。”小心把花心放在了床上,然后······
“小心······嗯唔唔······”

2.情人节的第二天,小心超人走在大街上被人询问他最喜欢什么称呼?
小心超人突然想到昨天情人节,花心笑着扑过来搂住他的脖子,说:“老公~~~~”
#有时候喜欢一个称呼,是因为喜欢那个称呼你的人#

3.关于请假。
在超人还是纯洁的小孩子的时候。
校长:“请假?花心超人怎么了?”
小心:“他早上撞到桌子了,腰疼。”【不用怀疑,真的只是撞到桌子】

然而随着时间的变化。。。
校长:“又是请假?不是我说啊,这都本周第四次!本学期第。。。不知道多少次了!而且怎么回回都是因为腰疼?说吧,这次又撞哪了?对了,你们宅家最近是不是蚊子特别多啊,昨天花心超人好不容易来学校,我看他气色不好,一脖子红印,肯定是被蚊子扰得一晚上都睡不好。”
小心:“······”

有一天,花心试探着问小心,“小心超人,你有喜欢的人吗?”
正在玩魔方的小心一顿,而后又状若无事地继续扭着魔方,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吐出两个字:“有啊。”
“哈哈……那,长什么样的?”
“你想知道?”小心忽然转过身来盯着花心。
“嗯……你干什么?”
“不就是你吗?傻瓜?”
“你才傻呢!不对,你刚刚说了什么……快从我身上起开啊!唔唔……”

这是我写另一篇开宝同人文突然脑洞一个的段子,和小花没关系,和那篇同人文也没啥关系,但我觉得挺好玩的。
开宝7倒数第几集,伽罗被关了,断刀流漫不经心地闭着眼说:“伽罗你老了。”【那集好多的都记不清了,所以和剧情有出入的话别介意】
伽罗一个飞踢过去:“老个毛!我才十六!拜托你下次说瞎话前先睁眼!”
【反正我一直都认为超人和伽罗的年龄一样。十六岁神马的只是我加的,那是个美好的年纪,当然读书除外】

“宅博士!宅博士!不好了!不好了!”
“淡定,淡定,做人不能这么急躁,遇事要淡定@#¥%%@# ¥%。。。明白了吗?”宅博士端着杯茶坐在公园的石桌前淡定地说
“哦,明白了。”
“说说,什么事?”
“花心超人被人强/////上了。”
“噗——”宅博士一口茶喷出,“你、你说什么???谁干的!”
“小心超人。”
宅博士闻言,立刻恢复了镇定,继续悠闲喝茶,“没事,没事,人家夫夫之间的情///趣我们不要管。”

插个小短文:

夏日清夜,蝉鸣幽幽,白荷送香。
当然以宅家这样方圆几里内连一棵草都没有的荒僻位置,蝉鸣荷香什么的都只能是梦。

花心超人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准备去睡觉,路过客厅时,发现小心超人在沙发上睡着了。本着关心同(lao)伴(gong)的原则,花心超人想把他扶回房间里睡觉。
“小心超人。”花心的手刚刚碰到小心的肩膀,就被小心一下扣住了手腕。
醒了?花心疑惑地看着小心。可是,好一会儿,也没见小心睁开眼,而且小心的手也一直紧扣着花心的手腕不放,无论花心怎样也挣脱不了——当然他也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怕把小心吵醒。
小心你的力气什么时候这么大了,快放开我啊!我要睡觉!花心欲哭无泪地在心底呐喊【作者:压你的时候力气更大哦······】
似乎是听到了花心内心的声音,(传说中的恋人之间的心电感应?)小心······当然没有放开他的手,而是把他往怀里一拉,然后在无意识里又仿佛故意一般地抱住跌倒在他怀里的花心。【请不要介意这个拗口的疑似病句的句子】
“唔,快放开啊。”花心挣扎着想要从小心的怀里起来。
小心皱了皱眉,嘟哝了句“别动”,花心却仍在挣扎,于是,惩罚似地,小心在花心脸颊上用力掐了一把——手感不错,软软的。睡梦里,小心的感觉如是。【作者:好吧,小心你掐得真准······】
呜哇!痛!花心泪汪汪地往小心怀里蹭了蹭,求安慰。【花心:呜呜呜~小心,你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
“乖。”小心环住花心腰部的手更揽紧了些。
“嗯······”花心低声应着,把两条还未完全放在沙发上的腿放好,也睡了。同时在心里庆幸博士新买的这个据说是“恋人版”的沙发够大,他们两个人睡在上面都还绰绰有余——至少不怕半夜掉下去。【宅博士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

出来喝水的某魔方表示他没看到小心超人睡着了还在“调戏”花心超人(······)

第二天,清晨。
白光从窗外氤氲进宅家。
“醒了?”花心睁开眼,首先对上了小心那双暗红的眼眸,而后听到了这样一句话。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嗯”后,小心将抱着他的的手松开,拉着他一同坐起。
“你的脸?”小心抚上花心左颊上的一点红印。
“还不是你掐的!哼。”脸红又气鼓鼓的样子,让小心忍不住捏了一把。
“唔,你又捏我!”花心揉揉被捏疼的地方,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坏笑着伸出手要去捏小心的脸,以牙还牙。
“别闹。”小心抓住那只还没来得及作案的手不放,盯着花心。
花心被这种仿佛看到美味食物的目光盯得不自然,正想开口时,却见小心一点点地向他靠近。
“你、你要干什么······”【内心:不会吧? 作者:对,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别动。”小心另一只手环住花心的腰,将他往怀里一揽。
······
小心吻(咬)着花心的锁骨,将他扑倒在沙发上,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作者:捂脸······】门铃响了,叮铃叮铃的声音回荡在宅家里,分外刺耳。(其他人都还没起来)
花心满面潮红地推开小心,“我去开门。”
小心一把将刚刚离开沙发准备去开门的花心重新揽入怀中,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温热的气息从花心的脑后一直蔓延至脖颈,小心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花心先是感觉脖子处一阵酥麻,而后听到了那句话。几乎是逃一般地,他挣开小心的怀抱,跑去开门。
邮差先生:“有快递~~~~~~邮费倒付······咦,花心超人你脸好红啊!”
花心接过快递,付好邮费,一句话不说地关门了。
邮差先生:······

刚刚,小心说:“下午来我房间,我要吃。点。心。”
【至于花心会不会下午乖乖的自己去······反正最后结果都是一样的】
下午。
伽罗【拉开小心房间虚掩的门】:“小心超人,博士找······咳,咳,我什么都没看到,请继续……”关门,走人。

花心:“唔······小心······痛,轻点······唔唔······”

——此短文END【节操碎光了——你不早就碎了吗!
附个小段子:
某天夜晚,花心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倒在沙发上。小心无奈地摇摇头,关电视,把花心抱进房里······
【一般,在此帖中“抱”都是公主抱,“搂”都是搂腰哦】
第二天,花心超人因腰疼向校长请假。

脑补:
开宝9第31集,花心说了一句“小心小可爱”,等小心恢复并且经甜心告知后,晚上,房间里回荡着花心的惨叫。
“啊——小心、不,老公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啊——”

脑洞:41集超人中过敏花粉了,只要碰到自己平常经常碰的金属就会过敏,我以为花心会碰到镜子过敏,结果是碰到小心的头盔过敏,一定是花心每晚都被小心给XXOO,所以才会过敏,2333
不过看到最后,原来是我想多了,只是花心坐在沙发上看笑话书,小心坐在地上玩魔方,花心因为书太好笑了所以情不自禁地手喜欢拍着着什么【一般来说,人都这样】,所以小心的头盔遭殃了。小心反正一脸无奈,不过没办法谁叫花心是他媳妇呢#(滑稽)
由41集花心喜欢边看笑话书边拍(还是捶?)小心头盔衍生。
小心:“你准备怎么补偿我?”
花心想了想,红着脸踮起脚在小心头盔上亲了一口。(因为小心比花心高)
小心一勾嘴角,将花心揽在怀里,说,“下次亲嘴。”说完吻住了花心的唇。
一个缠绵的长吻。

段子:
某天,两个小心超人的花痴粉在聊天。
花痴A:“小心超人好帅啊!好想被他扑倒啊!”【注意,是“被他扑倒”】
花痴B:“嗯嗯!不过最好还是不要这样,花心超人会打死你的。”
花痴A:“啊?为什么?那小心超人呢?”
花痴B:“他会帮自己媳妇。”
另一种结尾版:
某天,两个小心超人的花痴粉在聊天。
花痴A:“小心超人好帅啊!好想被他扑倒啊!”【注意,是“被他扑倒”】
花痴B:“嗯嗯!不过最好还是不要这样,花心超人会打死你的。”
花痴A:“啊?为什么?小心超人也不管管他媳妇?”
花痴B:“都说了是他媳妇,你说呢?”

这个是根据我闺蜜(基友)想到的一个梗衍生出来的段子:
某天花心又考得一塌糊涂,被罚抄卷子30遍。
小心无奈:“你说你这是第几次了?”
花心钻进小心的怀里讨好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说:“小心~你辛苦了。”
此时旁边在帮花心抄卷子的分身们,转过头来幽幽地说,“明明是我们辛苦吧。”
花心闻言从小心怀里出来,不好意思地看着他们,“好像是的。”
分身们:“什么好像,明明······小心超人才是最辛苦的!”
花心也立马吻在小心的唇上,说:“小心,你最辛苦了!”
小心脸色稍霁,释放出的冷气也收了回去。随即他按住花心的后脑勺,不顾花心的叫喊,继续并加深了刚才那个吻。
······
十秒后。
宅博士路过客厅,看到一群“小心”在抄卷子,惊奇地问:“这是什么情况?”
某个分身代表:“小心超人说他有正事要做,所以我们被赶出来了。”
正事是什么呢?#(滑稽)

某天,小心花心去游乐场玩,小心让花心先坐在游乐场对面的隔了一条马路的长椅上休息,他则去排队买票。
“啊!有怪兽啊!”一声尖叫伴随着一团白色炽光朝花心袭来,花心慌忙想躲,却不小心扭到了腰,在以前也不算什么,可是现在剧烈的疼痛袭来,仿佛在提醒他昨晚的欢愉,花心倒在长椅上,腰痛得动不了,只见眼见那团白光逼近自己,随即一道黑影闪过,怪兽被火速赶来的小心给秒杀了。
怪兽:“我一定会回来的!”
(灰太狼:不许盗本大王台词!)
小心:“没事吧?”
花心泪眼汪汪:“腰疼······”
小心把花心打横抱起,用右手给他揉腰,带着他继续去排队。

段子:
因为小心超人要帮博士制造一堆超高难度的机器,所以忙了一天,直到凌晨十二点才回房。
而花心超人知道自己在武器制造这方面帮不上忙,但又关心小(老)心(公),想着制造那种武器一定是很伤神的,于是对着网络教程学了一天的按摩。
晚上十二点,小心回到房间,疲惫地靠在床头闭目。
花心轻轻地抱着他的脖子,说:“小心~累不累?我给你按摩吧,那样会舒服些。”
小心缓缓睁开眼,看着眼前一脸关心的花心,伸手将他往怀里揽了揽,温热的鼻息舔舐在花心的耳郭,只听见小心用低沉磁性的声音说,“我想要另一种更舒服的······”
花心:“什么······唔唔······”
第二天花心超人因不慎撞到床角导致腰疼而请假,小心超人也请假在家照顾花心。
上午十一点。
花心:“呜呜~好痛啊!你、你又要······唔嗯······”
窗外一只麻雀叽叽地飞过,白色的太阳悬挂在天空,这个世界一如既往的喧嚣与幸福。

段子:
花心:“你能不能不要每天那么多次!痛死我了!”
小心:“那好吧,一天一次。”
花心天真的相信了,兴奋地说:“真的?你说的,不许反悔!”
小心:“我怎么会反悔呢?”意味深长的微笑。
一周后,花心在过了七天每天一次一次一天的日子后终于受不了了【花心:作者你为什么要我过七天这种日子才说受不了了! 作者:#(滑稽) (我不说话就笑笑)】,于是小心睡了一个月的沙发。
一个月后,终于能够摸自己媳妇的小心将花心折腾得几天下不了床。

段子:
炎炎夏日,花心超人从冰箱里拿出巧克力味的冰淇淋蛋糕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停电了,蛋糕融化成了膏药状。
花心超人端着那一盘黑褐色的不明物体欲哭无泪地回了房间。
小心超人:“那是什么?”
花心超人沮丧地说:“上次买的巧克力冰淇淋蛋糕,放在冰箱里,结果停电了,就变成这样了。”
小心超人摸摸花心超人的头,用食指抹了一点融化的巧克力,喂到花心超人嘴里,“甜吗?”
花心点点头:“嗯!甜!”于是他也学小心超人那样,用手指抹上巧克力,喂小心超人。小心超人舔了一口,随后吻住花心超人的唇,三两下就将花心超人的衣裤剥个精光,同时小心超人的右手还抹上融化的冰淇淋蛋糕往花心超人的后【和谐】庭里钻,开始扩张。
花心超人:“喂,你塞了什么!不要乱塞啊!不要,啊~”(娇///喘)
啊,今天也是同样的美好呢!

段子:
甜心超人:“小心超人,快说你是不是个‘妻管严’!”
小心超人:“我不是妻管严,我只是个妻控。”
那花心超人呢?嗯,他是个“夫管严”外加夫控。

段子:
路人甲:“据说花心超人被小心超人给强【和谐】jian了!”
路过的伽罗:“怎么可能?!不要乱说!”
路人甲:“啊?可是据说这是从宅家内部流露出来的消息啊?那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
伽罗:“双方你情我愿的事,哪能叫强【和谐】jian!”
原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花心超人在听闻“传言”后,揉着腰气得吐血地去找甜心超人问个明白。
甜心超人很无辜地说:“我只是说你被小心超人给强///上了,没想到被传成这样子。”
甜心超人又补了一句,险些把花心超人气晕,“不过你被小心超人强///上,这是事实,我在你们房门外都听到了······
小心超人路过听到这句话,不过什么也没说也没惊动还未发现他的二人转身就走了。
这天晚上,小心花心房间的隔音效果上升了不止一个百分点。
甜心超人趴在门上,欲哭无泪,“呜呜呜呜~小心超人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让看就算了,还不让听,呜呜呜呜~”
是夜,静寂无声,唯有少女“幽怨”的哭声在宅家飘荡,但是是否真的再没有其他声音,嘘,唯有打开房门才知······

段子:
房间门虚掩着,房间内:
小心超人:“我爱你,嫁给我吧。”
花心超人(脸红):“我也爱你,我愿意。可是,要是你的家人不同意怎么办,万一我未来的长辈很刻薄很恶毒怎么办?”
小心超人:“没关系,我爱你就可以了,而且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的。”
花心超人高兴地在小心超人脸上亲了一口。
而路过房间的宅博士却刚好听到他们的对话,很伤心:“花心超人,原来我在你心目中是个恶毒婆婆的形象吗?”
······
甜心超人看到在客厅墙角“种蘑菇”的宅博士,好奇地问,“博士,你怎么了?”
宅博士:“我刚刚听到小心超人和花心超人的对话,原来我在花心超人心目中是个‘恶毒婆婆’的形象;呜呜呜,我好伤心······”
甜心超人扶额:“博士,他们是在对台词。最近我们学校要演话剧。”
宅博士立马站起:“原来是这样!哈,我就说嘛,我这么慈爱温柔的家长怎么可能是恶毒的婆婆呢!”
甜心超人:“额,博士,你有这么说过吗······”
宅博士:“对了,这话剧剧本谁写的啊?”
甜心超人:“当然是我啊!”
宅博士:“难怪。”

镜头再转回房间内:
花心超人:“这剧本是谁写的啊?”
小心超人:“听校长说,是甜心超人。”
花心超人:“怪不得风格和以往的话剧这么不同。”
小心超人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剧本,花心超人侧坐在小心超人腿上,双手搂着他的脖子,依偎在他怀里,看着剧本。
花心超人:“我们接着对吧!”
小心超人:“再亲一下。”
花心超人不(非)情(常)不(乐)愿(意)地在小心超人的脸上啄了一口,骂道,“坏蛋······”

当天晚上,宅博士接到了一通电话。
宅博士:“喂······是校长啊,怎么了?五个孩子最近惹事了?”
校长:“没有,不过是开心超人毁坏了我的雕像,粗心超人炸坏了一栋教学楼,甜心超人匿名参加学校的烹饪比赛,结果把评委毒晕,小心超人把一个妄图吃花心超人豆腐——虽然最终没吃到——的人给打成重伤住院了。除此以外,都很好。”
宅博士:“······”【作者:求此刻宅博士心理阴影面积】
校长:“不过我打电话来是有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的,我们学校最近在排演话剧,有一个角色没人演,所以······”
宅博士双眼发光:“所以你想请我来演,是什么?王子?骑士?还是什么?”
校长;“是——‘恶毒的婆婆’,因为没有学生肯演,所以拜托你了啊,宅博士。”
宅博士:“呜呜呜~~为什么!而且为什么非得是‘婆婆’?还是恶毒的。”

“啊~小心,你轻点······”
“已经很轻了。”
“可是,啊——算了,算了,你不要动,我自己来。”
“好吧。”小心超人将手中的药瓶和棉签递给花心超人,花心超人接过,给自己被新鞋打出血的脚后跟上药。
躲在门外偷看的甜心超人表示:我裤子都脱了,你们就给我看这个?!

当晚,小花房间内依旧是满室春光。
“啊~小心,你轻点——啊~”(娇/喘声)
“已经很轻了。”
“可是,啊——痛!你是故意的的!”
“哪有。”小心超人坏笑。
“可恶,你——唔唔······”
在他们房门外听墙角的甜心超人捂嘴,满意地笑了。

这天花心超人从冰箱里拿出草莓奶油蛋糕,地上有水,一不留神滑到了,奶油全倒在他身上了。
花心超人:“还好,还好,本主角英俊的脸没有沾到。”
闻声赶来的小心超人见花心超人从脖子开始沾满了奶油,也不禁边将他拉起来边笑道,“你这是准备把自己打扮成甜品送给我吃?”
花心超人脸红,“可恶,别笑了,快帮我弄干净啊!”
“好好好,这就帮你弄干净,”
“这还差不多······喂喂!你干什么!我是让你弄干净,不是让你舔啊!”
“当然是用舌头帮你舔干净啊。”小心超人颇为“无辜”地说道。
“喂你,想干嘛!别舔啊······嗯唔唔······”
后来怎么样了?
当然是擦枪走火,小花二人干了个爽啊。

花心超人被小心超人操得下不了床。
小心超人被花心超人禁欲上不了床。
#论受与攻的区别#

关于生日礼物,小心超人表示,他收到过的最爱的礼物是去年宅家其他人合力送的一个礼品箱。当然,箱子里面装着一只已经禁了他两天欲的花心超人;当然,这只花心超人被扒得只剩下内裤双手被缚住嘴也被堵住。

于是,在那年小心超人生日的第二天,花心超人整整躺了一天。

而今年,由于花心超人有了上次的教训,所以在小心超人生日的那一天,其他人不能像去年那样,将花心超人骗过来打包成礼物给小心超人送去。
但是,这并不妨碍小心超人照常享用自己的老婆。而且按照小心超人的说法,既然今天是自己的生日,那么生日礼物什么的,花心就够了,并且生日这天应该更“放纵”些。

所以,在今年小心超人生日的第二天,花心超人同样整整躺了一天。

四月一日的傍晚,小心超人对花心超人说:“今晚只做一次。”
花心超人狐疑地看着他:“你不会今晚一次一夜吧?”
小心超人摇头,说:“不会。”
“真的?”
“嗯。真的。”
“耶!太好了!”
小心超人看着花心超人兴奋的样子,嘴角一勾,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而花心超人则沉浸在了“今晚只做一次”的喜悦当中,完全没注意到小心超人意味深长的笑容,也完全忘了今天是四月一号,还想着今儿太阳莫非打西边出来了?嗯,有可能,毕竟自己今天一躺就躺到了中午。
当晚,小花二人的房间内照常发生不可描述之事。
花心超人:“······唔唔······混蛋······你······不是说只做一次吗——啊!”
“愚人节快乐。花心。”小心超人说,然后又是一个深入。
“啊~~”
满室旖旎。
#作者:满地节操碎#

评论(8)

热度(10)